当前位置:jobjy.com动漫Glass博士个人资料简介,角色作品介绍
Glass博士个人资料简介,角色作品介绍
2022-09-01

控制,收容,保护(To Secure, Contain, and Protect)——SCP基金会欢迎您编辑SCP基金会相关条目。

另外注意,所有转载SCP的相关内部文件,转引内容禁止进行相关修改,修改者将会██。相关文章及其演绎内容已经过O5-█同意,在CC BY-SA 3.0协议下进行发布,而不同于本站(Site-██)使用的CC BY-NC-SA 3.0协议。本站的SCP相关条目应以被大多数文档所认可的世界观为标准。编辑前请阅读并了解SCP编辑指引的主要内容。

欢迎各位研究员加入SCP系列编辑交流群:561474942,入群请注明ID。愿基金会与您同在!

作者:Alanno基本资料本名Simon Glass别号Glass、玻璃活动范围Site-17所属团体SCP个人状态工作中亲属或相关人Bright博士,Rights博士人物

Simon Glass是SCP基金会的首席心理学家,前外勤特工。

历史

[数据删除],并因为他对SCP-781的研究成果而获得升职。自从他被提升以来,Glass博士极少执行任何外勤任务,但在任何低危险的紧急情况中十分可靠。目前允许接触Safe级别和Euclid级别的人形SCP,以及其他获批的SCP。

附注

观察表明Glass博士在面对人形SCP时存在一种通常与SCP人员身份所不符的“温柔”。在他被认为足够有能力胜任职务之前对其进行严格监督。我们不希望出现另一起由于情感问题而导致的不必要的失败,正如Dantensen博士和SCP-105所引发的那次一样。 ——Klein博士

尽管Glass博士被注意到缺乏在基金会人员中普遍存在的世俗经验、成熟以及剥离情感的能力,并且对于他的“温柔”抱有一定的担忧,但全面的测试以及他的工作记录表明他适合在基金会工作。这似乎是他与生俱来的同情心的一部分,同时也让他对这份工作更为适应。然而,进一步的提升和给予管理权限是不被建议的。 ——O5-██

备注:我知道你们在想什幺。你们以为我会闯进来,然后留下一些关于Glass做的蠢事的备注,或者给他点什幺恶作剧,但是嘿,这可是Glass!那可太粗鲁了,而我不会那幺做的。 ——Bright博士

Glass博士的例行心理评估Clef博士

Glass博士:好了,让我们开始吧,Alto Clef博士——

Clef博士:[对象向Glass博士递上一把夏威夷四弦琴]

Glass博士:……很好。博士。[不太熟练地弹出一个A大调和弦]让我们开始这次评估吧。但在此之前,可不可以把那个玉桂卷从你的……

Clef博士:酥条。

Glass博士:请再说一遍?

Clef博士:这是玉桂酥条,不是玉桂卷。要来一个吗?

Glass博士:噢,有没有一个并不是塞在你的鼻子里的?

Clef博士:没有。

Glass博士:那幺好吧,不要了谢谢。我们先来看看-噢天啊,谁让他把霰弹枪带进来的?

Glass博士:……

Clef博士:……

Glass博士:那幺……我们应该说些什……

Clef博士:我有点想把基地里所有人都干掉。

Glass博士:……啥?

Clef博士:没事。

Glass博士:你刚才说你想把基地里所有人都干掉。

Clef博士:你开玩笑吗?我不会说这种话。我怎可能会说我有时候打算早上醒来后,从蓝色消毒剂瓶里拿出我的刮胡刀,割开我助手的脖子,然后全裸着跑过基地的走廊,谁挡杀谁呢?

Glass博士:你……你又这样说了!

Clef博士:说什幺?你感觉还好吗?Glass博士。你看起来有点苍白。

Glass博士:因为你刚刚威胁要暴力地谋杀我和基地里的所有人!?

Clef博士:不,我没有。

Glass博士:你有!我来倒带给你听,听着!

<录音带回放的声音>

Clef博士:真的吗?我明明只听见我在谈早上起床后刮胡子的小事而已。

Glass博士:什幺?听!你刚才说……

Clef博士:你知道吗,Glass博士,过度工作和压力会造成幻听。或者你应该好好休息一下。

Glass博士:……Clef,我是不会让你离开的。你不过是想用空洞的暴力威胁来提早结束这次评估而已,而我必须警告你,这种可笑的技俩我可是一眼就看穿了,现在请你…….

Clef博士:我为什幺要那幺做?这实在太荒谬了,就如同我声称自己准备了一块渗了安眠药的口香糖,假装友好地请你吃下去,让你昏迷后再慢慢杀掉你然后扔进焚化炉里,消灭所有的证据,让这一切都无法追查到我身上?

Glass博士:……

Clef博士:你看起来不太舒服,Glass博士。或者你应该躺下并把眼睛闭上一会儿。

Glass博士:……好吧,你可以走了……

Clef博士:要口香糖吗?

Diogenes特工

Glass博士:那幺,Diogenes特工,你-你最近好吗?

Diogenes特工:我很好,但我为什幺要每星期都接受一次心理评估?大部分人只需要每个月评估一次而已。

Glass博士:是,是,那幺,听着,你这个星期六晚有空吗?

Diogenes特工:呃……

Glass博士:这-这个,呃,你喜欢远足吗?

Bright博士

Glass博士:很久没来Site-19了。我又忘了,你为什幺不能亲自来Site-17?

Bright博士:哦。(猩猩叫)

Glass博士:噢,没错。能找一个D级人员来这儿几分钟吗?

-之后-

Bright博士:他们就是不信任我!就彷佛我喜欢呆在某个笨SCP的身体里。

Glass博士:这个,总有一天它会给你一个比较稳定的身体。

Bright博士:事实上我和Kain正在研究这个。打算用291来为我造一个新身体。我说啊,你的双手看起来真棒呢。你经常使用它们吗?

Glass博士:时间过得真快,我要走了。

Gears博士

Gears博士:……

Glass博士:那并不是太难的事,只需要告诉我你看见了什幺,什幺都可以。

Gears博士:……我看见了一块对称的墨迹,显然由四号黑色墨水造成。白纸从中间起对折,显示这应该是罗夏测试,又称“墨迹”测试。

Glass博士:……好吧……但你看见任何形状吗?例如一只蝴蝶,或者一片海洋,人物,任何东西?

Gears博士:看不见。

Glass博士:你肯定吗?你刚才某一刻似乎看见了什幺似的……

Gears博士:没。我只看见一系列黑色抽象图案。

Glass博士:……好吧……让我们试试其它东西……只是……不要这样盯着我好吗?

Glass博士:……

Gears博士:……

Glass博士:是不是蝴蝶?

Gears博士:不。

Glass博士:章鱼?

Gears博士:不。

Glass博士:一块爆炸后融化的脸?

Gears博士:……不。

Glass博士:你告诉我你没看见这儿有一头很高兴的小狗?看,就在纸的最下方……

Gears博士:我看见一块黑色的墨迹……和你的手指。

Glass博士:……你怎可能同一时间既合作又让人无比泄气……

Kondraki博士

Kondraki博士:好啦,然后他被一堆内脏拌倒了,所以我马上逮住了他。

Glass博士:嗯哼……

Kondraki博士:于是我便射爆了他那该死的脸,砰,就像那样。脑浆到处都是,噢天那棒极了。和我一起的那个D级人员哭得像个婴儿!

Glass博士:这就是你在基金会工作期间最棒的回忆?

Kondraki博士:好了,然后血迹一直把我引到管工的衣柜前。那偷偷摸摸的贱货在流血时还想靠躲在一堆扫把和拖把后面脱险!

Glass博士:你不会……真的是在说,你因为几个二级人员忘了更换咖啡机的过滤器,就开始大开杀戒?

Kondraki博士:那个,你或者不认为这是个重要的——

Glass博士:因为一架放在休息室里,你从来不用的咖啡机?

Kondraki博士:这是一个原则问题,Glassy。没过滤器就会没咖啡,没咖啡就会累坏研究员,研究员累坏就会使他们犯错,大量犯错就会在我的文件上造成赤字。你明白我想表达什幺吗?

Glass博士:[停顿]Kondraki博士,在我们评估期间,你可不可以不要一直擦拭你的剑?

Kondraki博士:让你分心了吗?博士。

Glass博士:[叹气]

Kondraki博士:不介意我吸支烟吧?

Rights博士

Glass博士:那时候你的感觉如何呢?

Rights博士:我真的想杀了他!我是说,我就在他面前,准备好也打算和他那个,他竟然买了一张游戏光盘?这实在是太,太——

Glass博士:Agatha,请放下那盏台灯。Agatha……保安人员,保安人员立即到评估室A!

Ghost主任

Ghost主任:小幅度地、慢慢地绕圈。相信我,她会很爽的。

Glass博士:[记笔记]:等等,是用我的舌头还是双手?

注:就如我的正式声明所说,我希望指出,我认为所有基金会人员全是一群心理不正常、无道德观念,在不同程度上丧失道德规范的人类。除了Diogenes特工,这位非常友善的女士/先生应该在星期六晚陪我一起去打保龄球。Glass博士

注:Glass,他/她并不怎幺喜欢你。穿上你的大男孩裤子并接受现实吧。还有,是哪个家伙给了我浏览这些文件的权限?Bright博士。

注:根据Site-17的管理员Kondraki博士的决定,评估中数段较敏感的片段被设为非公开,经过了修改。文件中所描绘的事件已被确认为事实并且归档。拥有四级权限的访问者可浏览文件[数据删除]以取得和“咖啡先生”事件相关的信息。O5-2